【序章试阅】最弱辅助职「话术士」且个性恶劣的我,将统领世界最强家族 1

序章【试阅】

“少看不起人了!”

这是身为探索者(Seeker)的祖父的口头禅。

探索者——顾名思义,以探索为生的人。

猎物可能是沉睡在遗址内的宝物,或是遗迹本身,也有可能是未知的生物或者罪犯。

但是探索者主要收入还是来自探索深渊(abyss)。

当世界与深渊碰撞时,探索被污染的土地和建筑物,猎杀越界的恶魔。这就是人们认知中的探索者的生存之路。

如果放任深渊不管,世界将被不断污染。各国鼓励并支持探索者的活动。净化土地需要解决深渊的核心——恶魔(beast),探索者是这方面的专家。另一个原因就是从恶魔身上获取的素材对魔工文明至关重要。

如今研发的空中飞船——飞空艇,标志着魔工文明走上巅峰。时代的宠儿探索者,仅凭腕力就可将金钱和名誉收入囊中。对所有人来说,成为探索者是梦寐以求的目标。

“诺埃尔,男人不能被小看。”

祖父以前是维尔南特帝国首都埃特莱享誉盛名的探索者。猛士中的猛士,被称作英雄。

“诺埃尔,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哦!”

这双被时代刻印如同岩石般厚重的大手,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

祖父的职能是【战士】,与他庞大的身躯完美搭配。职能是【鉴定士】鉴定后显示的个人潜能,它决定着身体的上限以及可使用的技能。刚开始,大家都是C级。随着努力和天赋的差异,等级会提高甚至达到上位职业。

拿最普通的战斗系职能【剑士】来举例。C级为【剑士】,B级为【剑斗士】,A级为【剑王】,存在着这一类型的系统。

但是,极少有人能达到超规格的EX级,祖父就是其中之一。祖父的职能分段是这样的——C级【战士】、B级【重装兵】、A级【狂战士】、EX级【破坏神】。

虽然上位职业不会改变职能本身,但会大幅度修正能力,增加新技能。如果按照等级来衡量其强度,C级凡人,B级超人,A级人外,EX级接近神。

年轻时的祖父真的很强。既强壮又粗野,还特别傲慢。祖母却能将这样的祖父迷得神魂颠倒。她漂亮且温柔,可是身体很虚弱。

最爱祖母的祖父为了她从探索者退休,从空气不好的帝都搬到了乡下。祖父用积攒的财产买地雇人,制作葡萄酒谋生。这是人们眼中理想的退休生活,特别的浪漫。

实际上,祖父被探索者们称呼为不灭的恶鬼,被他们畏惧。自从在乡下闭门不出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个爱妻子的大叔。祖父打心底里爱着祖母,祖母也爱着祖父。两个人就像比翼鸟一样,举案齐眉般的生活着。

但是,祖母在生下妈妈后就去世了。对母性而言,生孩子是命悬一线的事情。然而祖母的身体很弱,最终无法顺利生产。

失去挚爱的祖父悲痛欲绝。但是他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决定一个人把祖母的遗孤—母亲抚养成人。

付出终有所获。妈妈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女性。和美女祖母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不同。祖母是金色的头发和绿色的眼睛,妈妈是祖父遗传的黑色头发和浅茶色的眼睛。

妈妈职能是生产系,长大成人后和祖父在红酒酿造厂工作,和青梅竹马的父亲结婚了。一家四口和和睦睦,一起生活。

但是,我没有妈妈和爸爸的记忆。我能回想起的最早记忆是,年迈且肌肉发达的祖父大声哭泣的样子。然后,被哭泣的祖父紧紧抱住的温暖。

“诺埃尔,可怜的孩子……。你还有我这把老骨头。老朽不会让你孤单一人的。老朽…老朽不会死!以不灭的恶鬼之名!”

妈妈和爸爸在我懂事前就在马车事故中丧生了。满口恶言的人说是恶魔的诅咒。因为祖父杀了太多的恶魔,被下了家人早逝的诅咒。

祖父当然不会放过他们。不管是谁,绝对武力殴打对方到服输为止。然后,一定会对我说那个口头禅。

“男人不能被小看。要保护家族名誉。”我记得那是在我被附近的坏孩子咒骂后,当晚祖父闯进他们家里大闹一番后的事。

祖父经常给我讲探索者时代的故事。在谈话中活跃的祖父和他的伙伴们,对我来说都是英雄。听了他的讲述,长大后的我很憧憬探索者,这是理所当然的趋势吧。

“诺埃尔,你和死去的妈妈一模一样。老朽知道,你身上沉睡着你母亲所没有的、和老朽一样的探索者能力。”

正如祖父说的那样,我在10岁时接受了职能鉴定,发现了战斗系职能。

但是,那个职能不是我想要的。

话术士】——支援同伴的特殊职能。

话术士是通过言语给予支援效果,提高同伴战斗力。也就是所谓的支援职。

要是【战士】职能该多好。不仅能和祖父一样,而且本身也是攻守兼备,优秀且强大的职能。

支援职的【话术士】可以给队友上BUFF。支援能力优秀,但是战斗能力在所有战斗系处于绝对劣势。战斗严重依赖队友严重,而且不能保护自己,在PK中也是缺陷重重的职位。

即使担任着牵制敌人维持壁垒的角色,缺乏自卫能力是探索者的致命弱点。探索者的世界里,这种支援职能是最弱职能,被众人嘲笑。毕竟【治疗师】也有攻击手段,受到这样的待遇也不无道理。真是让人感动得流泪。

祖父豪爽地笑着抚摸着我的头,安慰失落的我。

“哈哈哈!诺埃尔,别哭!无论你是【话术士】还是其他的职能,老朽一定会把你培养成最强探索者!相信我这把老骨头啦!”

我不可能怀疑身为英雄的祖父。我坚信不疑地接受了探索者修行。自此开启了严苛且残酷的修行之路。一向温柔的祖父不见了。在我这个见习探索者面前的是曾经被同行尊称为不灭的恶鬼,是探索队的先行者,也是魔鬼教官。

“站起来,诺尔!恶魔是辣手无情的!不管受了多大的伤,都要鼓足干劲马上站起来!喂,要睡到什么时候!你这个笨蛋弟子!”

遍体鳞伤倒在地上被踹飞远不止两三次。严酷的修行从早到晚,刚开始每天都会呕吐,小便里经常带血丝。

但是无论多么痛苦,我都相信祖父。在这样的修行中我感受到深沉的爱。正如祖父所说,恶魔不会手下留情。懒散的修行无法变强,身为探索者是死路一条。所以为了让我拥有自保能力,祖父竭尽全力传授即使是【话术士】也能战斗的方法。我也拼命地去学会它们。

很快,4年的修行生活过去了。在祖父的教导下,我这个探索者心智、技能、身体都得到了磨炼,比修行前要强大太多。继续坚持的话,即使是被歧视的战斗系职能【话术士】也一定能成为不输给祖父的伟大探索者。

然而被国家认可的正式探索者,它的先决条件是年满15周岁的成年人。

我一边在祖父手下努力锻炼,一边期盼着那一天的到来。

就在那时那件事发生了——。

“听好了,诺埃尔!绝对不能从这里出去喔!”

总是一副游刃有余模样的祖父,用从未见过的渗人表情,将我和佣人一齐推入地下避难所。

那天晚上,我们所在的城市深渊化了。

大气中魔素浓度超过一定指数就会深渊化。因此,人们会定期举行驱散魔素的仪式。由于某种缘故仪式失败,魔素浓度快速攀升。祖父用测定器调查的结果显示,深渊密度是——危险度指标13,目前12。

深渊是魔界的边缘地带,越往深处,现身的恶魔就越强大。也就是说我们的城市已经变成最危险的地区。其中的核心恶魔,是探索者口口相传的领主,见习探索者的我对上它毫无胜算。

熟悉的城市早已不见踪影,到处蔓延着熊熊烈火的地狱。天空悬挂着红色满月。在与魔界接触的不详领域内,恶魔们狂喜的吼叫和被狩猎的人类的悲鸣交相呼应。

“放心,祖父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会保护你们!”

准备完毕的祖父露出让人安心的笑容,无视我的阻拦,独自一人从外面关好地下避难所的大门。

这次深渊化非常广,带着我和佣人脱逃,即使是祖父也难以做到。哪怕一起藏着,也等不到救援。既然这样,还不如趁体力健在,打倒核心恶魔,得救几率更高。

很快听到了恶魔们的哀嚎。至少也得有一、两百只。这是外公的战斧将它们灭杀的证据。但是,我越来越不安。到底有多少恶魔出现在这个世界……。那么束缚它们的领主到底是有多强,内心惧怕不已。

恶魔们的哀嚎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想象而且是在这个世界从未有过的激战声。祖父和栝库托斯的战斗开始了。

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后,某一刻完全听不见了。深渊化后的污浊空气被净化了。

坚信祖父赢得胜利的我,冲出地下避难所。

太阳升起,周围一片火海,人类和恶魔尸横遍野。

在废墟之城里,我四处奔跑着寻找祖父。

终于我找到了。

失去下半身和右臂、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的祖父。

我跑过去抱住祖父,祖父露出虚弱而粗犷的笑容。

“……岁月不饶人咯。不灭的恶鬼也要服老啊。”

我一个劲地哭泣着。泪水都要哭干了。祖父像往常一样抚摸着我的头。

“诺埃尔,你这个鼻涕虫。要学习祖父的坚强呀!”

祖父撇开了视线,烦恼的表情显露出来。

“……这就是探索者的陌路。以战为生,死神常伴左右。诺埃尔,即便如此,你也要成为探索者吗?你也要和老朽走同一条路吗?”

我吸了吸鼻涕,擦干眼泪。然后笑着向祖父不停地点头。

其实我很害怕,根本笑不出来。我想一直紧紧地抱着祖父,大声哭喊着不要死,不要抛下我一人。

但是不能让弥留之际的祖父看到我的软弱。

像你一样坚强,你的孙子也能独当一面。我想让他安心上路。

因为我连……一丝恩情都来不及报答……。

“……很好。那就成为绝不服输的探索者吧!成为不辱修特朗家族的男人吧!这是老朽的心愿。”

祖父看着我的脸,再次抚摸着我的头。

“诺埃尔,能和祖父约定吗?”

“……祖父,我一定会成为最强的探索者!”

“哈哈哈,这是……这才是老朽的孙子啊……。诺埃尔……和你的约定……无法完成……了、对……不起。……永远……爱……你、喔……”

然后我最棒的英雄在我的怀里安详地阖上了眼睛。

之后又过了两年,继承伟大的祖父之遗志的我——【话术士】诺埃尔·修特朗现在作为探索者在帝都生活。

书单-EK汉化
书单-EK汉化
emiyakaito的头像-EK汉化钻石捐助人12个月前
0112314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7-12 21:37:26,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EK社长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14捐助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