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试阅】最弱辅助职「话术士」且个性恶劣的我,将统领世界最强家族 3

序章【试阅】

“布兰顿,你真打算辞去探索者的工作吗?”

被晚霞染红的街道上,两个男人的影子深黑而细长。面对穿着燕尾服的绅士——哈罗德的提问,背着巨斧穿着甲胄的彪形大汉——布兰顿给出了回应。

“啊啊,就是这样。……多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

听到不像布兰顿风格的话,哈罗德皱起眉头。

“我不认为这是葬送了冥狱十王其中一柱的稀世大英雄的留言。”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这是所有战斗人员的成果。”

“……你到底怎么了?在探索者圣地的帝都,被认为是最强且最凶残被他人畏惧的不灭恶鬼,就为了女人放弃一切?你是认真的吗?”

布兰顿没有回答哈罗德的质问。死寂般的沉默气氛弥漫开来。

布兰顿·修特朗,别名不灭的恶鬼。帝都最强家族、七星的一等星、血刃联盟所属的大汉,毫无疑问是举世无双的大英雄。哈罗德确信即使在人类历史上,他也能君临最高位。

因为他创造了埋葬冥狱十王一柱的前人从未做到的神迹。布兰顿说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但没有他就会失败。哈罗德能从战场生还,他完全可以下此结论。这个男人不仅拯救了帝国,还拯救了人类。

初次见面时,哈罗德也不喜欢他。乍一看就是个粗俗且粗暴,奸诈且残忍,花心且整天醉酒的废物。他根本不值得尊敬。

但是他很强。无论是多么残酷的战斗,都一定要取得胜利。哈罗德被他的强大震撼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被碾压性的强大而感动。当发现竟然有这么强悍的男人时,哈罗德不由得热血沸腾。

哈罗德是探索者协会的监察官。实力被认可,十五岁就当上了监察官。他管理过很多家族和探索者。有的人不仅坚强且真诚,有的人拥有可以为别人牺牲自己的博爱精神。在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哈罗德的人性得到了磨炼。

但是,能打动哈罗德内心的探索者只有布兰顿。他担任血刃联盟代理人的十年里,从未遇到过比布兰顿更优秀的探索者。为什么布兰顿能吸引他呢?答案是〝信赖〞。布兰顿能战胜所有敌人,这是一种不可动摇的信赖。和高洁、善良没有关系。这份绝对不会背叛哈罗德的强大正是布兰顿牢牢吸引他的理由。

冥狱十王的一柱、银鳞的栝库托斯现界,帝国周边三国瞬间灭亡。当所有人被绝望笼罩,认为人类灭亡,但哈罗德是个例外。他坚信布兰顿能够战胜冥狱十王。

然后,如他所愿。

布兰顿成为皇帝认可的大英雄。地位、名声、财富等应有尽有。他有那个资格,谁也无法抗议。

然而与冥狱十王的战斗刚结束,布兰顿突然决定从探索者隐退。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别说是同一个家族的同伴,就连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惊呆了。哈罗德也是其中之一。

而且听说隐退的理由是迷恋女人,哈罗德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处在无法醒来的噩梦中。

哈罗德知道布兰顿很痴迷某个女人。有妻子的他也曾被布兰顿请教过恋爱的技巧。尽管如此,他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

听说那位身体很虚,无法在空气极差的帝都生活。因此,为了她的健康考虑,布兰顿要从探索者隐退,离开帝都,去乡下生活。

理由可以接受。但是感情上不能轻易承认。据说布兰顿的伙伴们也有同样的想法,他们拼命挽留布兰顿。然而,布兰顿还是决定离开帝都。比起同甘共苦的伙伴们,钟爱的女人更为重要。

即将失去族长的血刃联盟众人,将哈罗德当成最后的救命手段。因为哈罗德是布兰顿的挚友。

“布兰顿,别走!帝国需要你。虽然与冥狱十王的战斗获胜,但人们心中仍然残留着恐惧和不安。他们需要勇气的象征。能完成这个任务的只有你!”

哈罗德真情实意地劝说。但是布兰顿摇摇头。

“……我意已决。我会辞去探索者的工作!”

这时,哈罗德愤怒得什么都顾不上了。

“别开玩笑了!!你到底是有多自私啊!?我知道你担心你喜欢的女人!但是,现在不合适吧!大家都需要你喔!?你以为抹掉脚后跟的沙子就能不留痕迹地离开吗!?你认为那种事会被原谅吗!?回答我,布兰顿·修特朗!啊,不灭恶鬼!!”

任凭感情支配的叫喊。哈罗德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

“……对不起。”

但是哈罗德的想法没有传达到。他看着低头道歉的布兰顿不由得握紧拳头。不是吧,不灭恶鬼低着头在干什么。他知道这是不合理的情感。于是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全力打中布兰顿的脸。鲜血从布兰顿的嘴里流了出来。哈罗德做好防御反击的架势,但布兰顿没有握拳就那么站着。脸上丝毫没有被打后的愤怒,唯有寂寞的笑容。

“你是认真的……”

哈罗德能感觉到布兰顿的决心。布兰顿慢慢走近呆站在那里的哈罗德,然后从怀里拿出红色的坠饰。坠饰的形状是两把剑和一把斧头重叠在一起。它既是血刃联盟的家族标志,也是成员的证明。

“这个给你。我准备还给新任族长,他没有收下。但是现在的我没有资格拥有,所以就委托你了。”

“……我也不要啊。”

哈罗德用不符合年纪的执拗般语气说道。布兰顿为难地笑了。

“别这样。能拜托这种事的人只有你了!”

布兰顿强硬地将坠饰塞进哈罗德手中。哈罗德想抗议不要开玩笑,但布兰顿却像逃跑一样转身离开。

“哈罗德再见!要好好珍惜妻子和孩子啊!”

布兰顿挥手告别。哈罗德被他的任性气得想扔掉坠饰——却怎么也做不到。

“……混蛋。”

血从哈罗德紧握的手中流出。这天之后,他再也没见过布兰顿。

自那次阔别以来过了数十年的岁月。

年迈的哈罗德在常去的咖啡店品尝着红茶,往事在脑海中闪过。手上握着曾被朋友托付的坠饰。由白银星打造的它经过数十年岁月也不会失去光辉。

然而,血刃联盟早已解散。坠饰的持有者布兰顿也在和领主恶魔的战斗中死去。时间残酷地流逝着,并夺走所有珍贵的东西。留下来的哈罗德也只是缓慢的等待死亡。

一直到最近,他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现在不同了。

“长寿也是有好处的啊!”

哈罗德嘟囔着,嘴角撇了撇。脑子里一想起有个被称为〝蛇〞的黑衣少年,脸上浮现出蔑视的微笑。

“您好像很高兴呢?”

突然有人向他打招呼。那是在这家咖啡店打工的少女。哈罗德是常客,和她的关系不错。话虽如此,也不过是聊聊家常而已。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很明显呀!哈罗德先生之前看起来很寂寞的样子,最近变得精神了许多嘛。难道是有了恋人?”

“你错了!对不起,我发誓对亡妻永远忠诚。”

“诶诶?不会吧?哈罗德先生这么帅,应该很受欢迎才对。”

“哼哼哼,也只有你会这么说了!”

哈罗德笑着拿出烟盒,点燃香烟。

“哇,那是血刃联盟的族徽!”

少女看到桌上的坠饰,眼睛闪闪发光。

“哦呀,你很懂吶。这可是很久前的家族喔?”

“嘿嘿嘿,我可是探索者的狂热粉。我对过去的家族也有了解哟。它第一次成功讨伐了冥狱十王,是个很棒的家族。哈罗德先生也是粉丝吗?”

“粉丝?……啊。是啊,我也是粉丝哟!”

哈罗德微微一笑,少女也爽朗地笑了起来。

“被我猜对了!探索者很棒吶!我也想成为其中一员,但是没有才能,即便我的职能是战斗系。”

少女叹了口气。虽说有着战斗系职能,但并不一定能把战斗当成主业。正如少女所说,任何事情都与才能有关。特别是必须赌上性命的探索者。才能一般的人很容易丧命。

“啊,拖它的福,我还是很结实的。小时候被马车倾轧,都只是受了点擦伤。”

“哈哈哈,能有战斗系职能真是太好了。如果不是那样,我现在可能不在这里了。”

“是啊。我必须感谢这副结实的身体。”

即使不以战斗为主业,也能得到职能的恩惠。从少女的话来看,她的职能应该是近战类的。结实且不易疲劳的身体,不仅在日常生活中,在工作中也能起到重要的作用。

“哈罗德先生对当代的探索者也很感兴趣吗?”

少女的问话让哈罗德苦笑。看来她真是个探索者狂热粉。

“说起来我对当代的探索者不是很熟,但经常听到岚翼之蛇的故事。所以对他们还是有点了解。”

“岚翼之蛇!我是它的超级粉丝喔!”

少女兴奋地卷起右手的袖子。手臂上有一个长着翅膀的蛇的纹身。长着翅膀的蛇是岚翼之蛇的族徽。

“哎呀,真是栩栩如生呢……”

“看起来像真的纹身吧?这是贴纸喔。最近很流行的。”

“哦,是粉丝商品吧。”

“对。岚翼之蛇很受欢迎,很快就卖完了。”

“很受欢迎吶。”

“因为是热度高的家族。……虽然也有不好的传言。”

“不好的传言?”

哈罗德很疑惑,少女压低声音。

“对不喜欢的对手动用私刑,还和暴力团勾结……”

“那确实不太好。”

“啊,枪打出头鸟吧。很可能是嫉妒岚翼之蛇的同行散布的谎言。实际上他们也有参加志愿者活动,听说是非常亲民的家族。”

“原来如此,还有这种事?”

哈罗德一边吸烟一边点头。他刚想喝口红茶,发现杯子已经空了。

“……很久以前,我认识一位很棒的名医。他用神一般的外科手术拯救了药物和治疗技能都无法治愈的患者。”

“喔,真的吗?”

少女随意地附和哈罗德突然提出的话题。

“有一天我问他,你为什么会这么出色?你猜他怎么回答的?”

“呃?嗯,是为了救更多人而努力吗?”

少女的回答让哈罗德摇摇头。

“不是。他是这么说的。因为喜欢杀人。”

哈罗德告诉少女答案。少女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什么都是量才而用。常言道,人类中有穷凶极恶之人,也有成为某个领域的伟人。”

“原,原来如此……”

哈罗德示意点头的少女,指了指空茶杯。

“可以帮我再泡一杯吗?”

“啊,好的。马上给您端来!”

送别含笑离去的少女,哈罗德将目光投向窗外。

“那么,你也是超脱常识之外吗?”

虽然需要给出回答的人不在这,但哈罗德有信心。他绝对不会辜负自己的期待,就像以前的挚友一样。

大清早锻炼完一进城,我就看到某个人影接近。

“哟、老大每天都不会厌倦吶!”

情报屋的洛基。我取下减轻呼吸阻力的口罩。

“每日锻炼是必做的,非常有意义。”

“身为大家族的族长,令人钦佩!”

“无论是大家族族长还是新手,做的事情都不会变。持续的磨练己身才有今天和明天。哪怕是稍微有点本事,如果不努力,就会忘记自己几斤几两了!”

“哼哼哼,不愧是诺埃尔·修特朗啊!”

“少吹捧了!——今天找我有事?”

我催促道,洛基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我带来老大感兴趣的话题。想听吗?”

“喔,好像很有意思啊。换个地方聊聊。”

然后我来到小巷内。建筑物后方气温刺骨。冬天到了。虽然还没有下雪,但据气象预报士预测,今年极有可能迎来大雪。

“那么,是什么样的情报呢?”

“我带来的是关于七星中的三等星、人鱼镇魂歌的情报。”

果然与七星有关啊。我相信洛基手中的情报。为了让家族升格七星,必须除掉现有的七星。敌人的情报越多越好。

“人鱼镇魂歌的族长约翰·艾斯福尔特打算在帝国建立铁路公司。”

“铁路公司……?”

意料之外的回答使得我不禁睁大眼睛。

创建铁路公司的目的是让帝国通铁路。铁路技术早就研发出来,这绝对是有可能的。以恶魔素材制成的魔导机关引擎为驱动的机车以及牢固而精密的铁路线,凭帝国现有技术可以很容易地制造出来。

问题是,帝国比他国更容易深渊化。也就是,铁路和深渊——危险地带重叠的可能性会恨到,这也是铁路没能在帝国推广的理由。

听说邻国罗达尼尔共和国四年前开通铁路,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与之相对,魔工文明比它更发达的帝国,讽刺的是依然依靠着马匹运输。作为帝国最新搬运技术的飞空艇,由于维护成本昂贵,仅限少数人使用,而且还要得到批准。想要普及到普通人怕是很久以后了。因此,只要能开通铁路,帝国就可以进一步发展,这一功绩是别人无法企及的。

“此情报当真!”

“啊,千真万确。约翰和伏尔坎重工有合作。”

“伏尔坎重工……是帝都数一数二的大企业。那他们打算怎么解决深渊问题?”

“接下来就要调查了。”

察觉到洛基想说的话,我只能苦笑。

“原来如此,生意手段高明啊!”

如果想知道真相就要交钱。然而我并不反感。因为无论得到什么,都有相应的代价。

最重要的是,我必须不择手段阻止约翰的计划。家族的价值不仅取决于战斗能力,还取决于社会影响力。如果让约翰就这样起飞,我再无可能问鼎巅峰。

之前和他交谈时就发现他是个野心家。虽然不会影响我以顶点为目标的发展趋势,遗憾的是,我不想轻易给他让路。

必须要让约翰·艾斯福尔特消失。

“老大,你又露出了贱贱的表情喔!”

“只是光线的作用下看起来那样吧!”

“哼,随你怎么说。看样子契约成立了?”

看着开怀大笑的洛基,我重重地点头。

“嗯!契约成立!”

书单-EK汉化
书单-EK汉化
emiyakaito的头像-EK汉化钻石捐助人8个月前
0553319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10-06 21:52:56,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EK社长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19捐助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