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小说】从异世界归来的我,消除现实世界的不幸【最后更新于2021.2.3】

原名:異世界から帰還した僕は現実世界の不遇を消して行く
ek译名:从异世界归来的我,消除现实世界的不幸
来源:web

作者:急川回レ
题材:现代幻想
关键词:主人公最强/后宫/复仇/魔法/成长

简介:
双亲早逝的主人公被自己信赖的亲戚夺走了财产,被抚养的亲妹蔑视。
曾经的青梅竹马也背叛了他,在学校还遭受着霸凌。
他对人生绝望,选择了死亡,但是——

第1话

“啊哈! ”

一拳打在我肚子上。

心窝处遭此重击差点喘不过气来。

膝盖不自觉的跪倒在地。

鲜血和泥土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

这是耻辱的味道。

“然后呢?准备出多少?”

一边撩起头发,一边看着我的他名叫三井友则。

高中人气度极高。英俊的外表,运动神经出众,脑瓜很聪明。

如同君临顶点的国王。

我被他欺负了。

朴实无华、毫无特点的我,拒绝了他的要求。显然他不喜欢,然后我就成了他的猎物。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强势的人类要欺压不幸的同类。

除了现在做的这件事,他是我羡慕的对象。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上帝,我觉得这很不公平。

“这,这个月一万日元不行吗?”

“哟嘿……你在耍我嘛!”

——啵咚!哆咚!

“呜”

我就像被踢飞的小狗一样发出惨叫。

“啊哈哈哈!还呜,呜!你是小狗吗?”

“喂,喂。友则,这大庭广众下不好看啊,要打的话,找个隐蔽的地方吧!”

“条件是最少两万日元。如果做不到……只能让你妹妹来付了”

“站住!”

“啊?”

“呃,不,请留步!请不要牵连我妹妹舞!约定的剩下一万日元我会准备的。”

我有一个妹妹。她是我现在唯一的家人。

舞她没有继承家族的缺陷,相貌靓丽。因此,喜好女色的三井他一直蠢蠢欲动。

所以我每个月给两万日元,让他不要纠缠我妹妹。

夺走父母遗留财产的亲戚顾及面子,只愿意支付我们学费,生活自然是非常艰难的。

所以我在做兼职。

家族开支永远是重中之重。

“可是阿咲,你和这家伙是青梅竹马吧?传闻说你在和他交往?”

大月咲。青梅竹马亦是我的初恋女友。

“嘿,别这么说,友则。如果和这么丑的男人交往,会被人怀疑品位有问题吧。仅仅是走在一起而已。那都是过去的黑历史。”

初中的时候我和咲约会过。

她现在很苗条,但当时可是个与时尚和化妆无缘的普通女孩。那时就像是个扎了三根黑发辫、戴着眼镜的委员长。现在是茶色头发、隐形眼镜、精心装扮,怎么看都是个辣妹。

在包庇被欺负的她之后,她话多了起来,自然而然地我们恋爱了。但是当她决心为我变得更漂亮后,人变了。

精心化妆,变得时尚,加入了带刺的现充团。

环境改变人,那个温柔的女孩不知不觉间开始鄙视我。

“我肚子饿啦!”

“好。那么去吃家庭套餐。今天我请客。”

“不,不。那不是浪费嘛。”

咯咯直笑的三井。

“记住了,三天。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打破时限,后果你知道吧?”

“唔,唔。我明白。”

这就是我佐久间龙之介的日常。

第2话

你以前明明那么可爱。

看着瘫在沙发上休息的妹妹——舞,脑袋里这么想着。

违反校规的超短裙下一双丰满的大腿。

现在咯咯地笑着和朋友愉快地聊天。

自从双亲去世,她对我的态度就开始变得强硬。

因为父母的财产被亲戚夺走了。

顾及社会影响,他们只支付学费和房租,没有理会我们生活等杂费。

舞对沦落到地狱般的贫困生活心怀强烈的不满。

我知道她的痛苦。她正处在需要化妆和打扮的青春期。和周围的朋友相较,她就是个累赘。混得十分凄惨。

所以我把打工挣来的钱给舞。

被骗是我的责任。

但是,

“……干嘛?”

“啊,不,没什么。只是你这个坐姿,裙子容易起皱,我有点担心。”

舞冷漠的声音和视线看向偷瞄的我。

题外话,家务都是我负责的。

“那个——”

“嗯?怎么了?”

“下个月我想买点东西,能多给一点零花钱?”

“嗯,那是……要多少?”

这个月也快到了。按约定要给三井一万日元。最后,还能有点剩余。

顺便说一句,她不知道我给三井钱。

“两万日元就够了吧”

“不,这么多实在……”

“哈!?我过着凄惨的生活,不都是因为哥哥你被人骗走了爸妈的财产吗!给我准备好两万日元!”

“但是下个月有考试,如果再增加轮班,我的学习时间就不够了——”

“——如果哥哥死了就好了!”

“诶?”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要我死?我吗?这是亲妹当面说的话吗?

“难道不是吗?妈妈他们就是因为去接你才遇上的车祸!?如果那时死的不是他们是你,我就不用过这种生活了!”

“那是……”

那一晚要刮台风。

我错过了最后一班火车,父母在来接我的路上被一辆大卡车撞了。

卡车司机逃逸。证据被暴雨冲刷,罪犯到现在还没抓到,案件有效时间也要过了。

“别再增加我的痛苦了!”

舞愤恨地冲回自己的房间。

我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妹妹原来是这样看我的啊。

她把我当成了瘟神……。

眼泪不禁哗哗地流下来。

……我也一直很辛苦,竭尽全力地去做。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要遇到这种事!

我冲出玄关,漫无目的地奔跑在黑夜的街道上。

不经意间横穿街道时,一辆车向我逼近。

就这样,我享受到了极乐死亡——本应该是这样。

??

之后,异世界转生的我讨伐魔王后,回到被撞死的那天。

在异世界度过的三年相当于现实世界的一个小时。

我又回来了。

和异世界获得的《异能》一起。

第3话

异世界归来的我,看了下时间。

……在那边生活了三年,现实世界才只过去一个小时。

又回到了我因厌恶而离家出走的那天。

我看着和妹妹一起生活的公寓。

这果然不是两个学生该住的房子。

财产被夺走的那天。

我们从亲戚那拿到包括房租在内的费用。

本来就是我们的钱,却只能接受它。只能哭着入睡的无力和懊悔至今残留在心中。

再者,舞到了青春期。

尽管经济状况不宽裕,但她对房子有着强烈的执着。

对我来说,生活第一。我希望租赁廉价的房子遮风挡雨,而且她也没有原谅我。

“我怎么好意思邀请朋友来这么破烂的房子?”

为了妹妹的自尊心,我花费了很多。

“……如果是单人间,明明有更便宜的选择。”

我嘟囔着回到家里。

??

到家的时候,妹妹刚洗完澡出来。

“咦……打工结束了?”

“呃……?”

她的问话让我没法回答。

已经过十二点。高中生不可能打工。但是妹妹却说:“结束了?”

吵架后不久。为了让妹妹买想要的东西,哥哥去打工赚钱,这种想法本身就不可理喻。

即使有点为难,我还是毫无畏惧地问了出来。

“能耽误一点时间吗,舞?”

“哈?你叫我什么?恶心!”

那是要为父母报仇的声音和视线。

啊啊,看来真的无法挽回。

好吧。对我来说可以称为家人的存在——

“我认为妹妹你是我唯一的家人。那么舞,我对你来说是什么?”

“这还用说?”

咕噜。玄关处的我咽了下口水。

“你是我的自动取款机。”

“是嘛……”

听到舞的自白,我低下头。

明明悲伤又痛苦,不知为何嘴角却含着笑容。

一想到这样就不用再照顾她了,心里就轻松多了。

谢谢你陪我一起生活到现在。

内心深处喃喃自语后,我抬起视线。

脑海中浮现出必做之事清单。

报复欺负我的同学。

向背叛我的青梅竹马吐露心声。

让视而不见的老师清醒。

找出杀害父母的凶手,让他赎罪。

收回被亲戚夺走的财产。

用那笔钱开始新生活。

创业并赚钱。

离开这个家让妹妹明白生活的艰辛。

那么,我要忙起来了。

第4话

异世界归来的第二天。星期一。

佐久间龙之介像往常一样被叫去庭院。

(对了。想起来,今天是给钱的日子……)

佐久间在异世界呆了三年。

现实世界只过了一天,他的记忆有点错乱。

连鞋柜和座位都分不清实在是太可疑了,在学校里被当成另类看待。

但是他渐渐地不在乎周围人的眼神。

生命只有一次。时间是有限的。生活也不是一帆风顺。

他在异世界强烈地感受到了这种价值观。

“剩下的一万日元和滞纳金五千日元,带来了吗? ”三井问。

(滞纳金?太高了吧。话说异世界极恶商人也没这么抠门吧?)

“那个……你叫三井来着? ”

“哈?你没睡醒吗!?”

“啊,我也不是忘了。只是去了那边,你的脸还是有印象的,就是名字有点模糊。”

确认的同时,佐久间发动魔法。

魔法——也没什么特别。

只是做到视网膜的影像保存在脑内而已。

现实世界中有七人让佐久间印象深刻。

其中一个就是眼前的男生——傲慢的三井友则。

傲慢如字面意思,骄傲自大,瞧不起他人。

“噗,啊哈哈哈!喂喂,都高中生了,还是个中二病哟!怎么!难道去了异世界!?假装忘了我的名字……唔,哈哈。真有趣。”

三井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

但是,他很快将明白事情就是那么玄乎。

“今天我想请你帮个忙。”

“啊? 求我帮忙? ”

“我希望你改正傲慢的态度。放弃使用暴力、敲诈钱财、不要对我妹妹起任何念头。就是这样。”

佐久间低下头。

如果这样能解决问题最好。

经历战争的他,不喜欢争斗。

“哦……我明白了。”

三井说出口的下一瞬间,佐久间马上抬起头。

在佐久间看来超慢速的右直拳袭来。他决定承受这一击。

“什么… … ! ”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轮得到你来指挥我!?”

被打趴在地上的佐久间不怀好意地看着三井。

看来对方已经无药可救了。

(啊啊。……他果然不会听话。哈……我本来想和平解决的……)

佐久间揉着完全感受不到痛的脸颊站起来,

拂去制服上的尘土。

”好吧,脸上挨了一拳后,接下来算是正当防卫吧? ”

“什么? ”

“霸凌是犯罪喔?当然你也做好了被揍的觉悟,对吧?”

佐久间龙之介的反击开始。

第5话

“滋味不错吧? ”

三井左右横跳,挥舞着拳头。

佐久间惊讶地看着他。

(诶… … ? 漏洞百出,还能洋洋自得的吗!?)

“啊,啊。 佐久间要糟了,这么弱还不知好歹。”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挑衅前关东拳击手? ”

三井的追随者们取笑道。

佐久间说了一句,“啊,等一下。”

“才知道害怕? 迟了。我要痛揍你一顿。”

“不,我觉得这种决斗不公平。”

说完,他用脚以惊人的速度画出个圆圈。

(运动神经得到了极大提升…… 果然带着异能回来了。我再次确信这一点。我不能冒然动真格。主要是因为,我和三井已经不在一个级别。不附加点规则,对三井不公平吶。)

“只要我出这个圈,算你赢。”

那个发言让周围的人大笑起来。

“哈哈哈! 友则,这家伙真得了中二病! 看漫画就觉得自己变强了。”

”让他快点醒过来!”

“你这个杂鱼少得意忘形了!你把我惹怒了。我要把你揍个屁股尿流。今天我还要带走你的妹妹!”

“那就快动手吧。”

佐久间伸出食指。

额头青筋直冒的三井右直拳划破天空。

稍稍歪下头,就躲开了慢动作似的拳头。

佐久间开玩笑,“嘛,就这”

“下次我不会手下留情。”

接下来三井再出左拳,从脸部滑向腹部。是假动作。

(……唔。躲避很简单,怎么办? 为了确认自己的承受力,先让他一拳吧。)

佐久间承受住明明可以躲开的攻击。

曾在关东大赛上获得过冠军的直拳重击。

“什么……! ”

被击中的佐久间睁大双眼。

“哈,你刚才的威风去哪了? 你无法呼吸了吧! ”

全力以赴的三井。

嘴角上扬询问对手的感受。

“唔,唔……”

佐久间岿然不动。

不过他还是很惊讶。

(开什么玩笑? 一点都不疼,这是他的全部力量? 总之得赶紧确认一下。如果是真的,也许我这边需要再减少点反击力度!)

“呃……对不起,你是认真的吗? ”

“为,为什么吃了我一击还安然无恙?”

“因为锻炼? ”

“你们所有人,把他围起来! 不要让他再装了! ”

这一次,包括他手下在内的所有人都围住了佐久间。

(…… 一共七人。这个数量不使用《魔眼》也能应付,但是出圈算输,所以手也无法用吗?)

“我会把双手放在口袋里,来吧?”

“别开玩笑了,喂喂喂!! ”

第6话

“唔啦! ”

三井他们气势汹汹地同时袭来。

先使用风魔法,将他们吹散。

再一脚倒钩其中一人的下体。

三井手下A当场颤抖,翻了个白眼,倒在地上。

接下来是B 和C。

躲避B使出的正面拳。

诱导他身体失衡,直冲身后的C。

然后,C的拳头击中了 B。

佐久间趁机旋转踢C,将他击晕。迟来的D也被C的倒飞轨迹带着倒地。

(四人解决……那么)

看到四人被瞬杀的情景,剩下的三人犹豫着要不要单独进攻。

经过一番视线交流,他们选择从三个方向进攻的作战方式。

(……嗯。无法击飞了吗?)

佐久间集中力量到脚部。

向后回旋,踹中两人的面颊。

两人鼻血喷出,噗通倒地。现在能站着的只有三井。

“狗娘养的! 别太嚣张了? ”

三井无法接受这碾压般的实力差,掏出多用途刀具,砍了过来。

然而,佐久间无法对他这种慢悠悠的危险动作视而不见。

右手捏住三井的脖子,左手抓着他拿刀的手腕。

强大的握力逼得三井松开刀具,顺势对他使用了关节技。

“……啊,对不起。我用了手。这次算我输,今后可以别打扰我吗? ”

佐久间说完,放开三井。

三井胸中满是屈辱,复仇的欲望撕裂着内心。

“ ……该死的! 佐久间你给我记住!你把我惹毛了! ”

“诶,诶……有那种刻板的抱怨吗?”

“闭嘴! 我会杀了你! 等到那天你求饶,我也不会原谅! ”

(在异世界见多了这种死性不改的人,我是不是应该避免见到他? 看来是时候搬家了。)

第7话

【鸣川凛。】

我讨厌上学。

鞋柜里没有室内鞋。

……啊,真无聊。高中生也不能免俗吗?

我,鸣川凛是被演艺圈发掘的新人女演员。

虽然距离饰演主角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也能参演别人眼中的电视剧和电影。

实际上,为了报答抚养自己长大的单身母亲,在全身心地投入演艺事业之前,我想至少做到高中毕业。

光是摄影取材,即使是配角也要停留两到三个星期,真是荒唐。

不知不觉间,我的课业都跟不上了。

我知道骚扰的主犯。是个叫大月咲的女人。

她是后天刁难型女人。

只要观察她那精心的化妆和言行就知道了。

在高中这个狭小的社会里,向上爬是生存的意义。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感到厌烦。

如果出演电视节目,就会陷入困境,人生似乎也切换成轻松模式。全是外表所致。

证据就是只要我一上学,就会有男生凑过来。

这景象足以让一个女人嫉妒吧。

然而在我看来,除了麻烦什么都不是。

我能理解她为什么嫉妒。

即使是同龄的女演员,职员和导演给的待遇也是天壤之别。

毕竟,是个烂女人都会对常驻配角的我露出优越感的笑容。

所以我无视高中里受到的部分骚扰。

名人税,名人的宿命。就是这种感觉吧?

但是我不能放过老师的骚扰。

“那么……鸣川,你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

她是错过法定结婚年龄的中年女教师,是我的班主任。名字叫中安。

看来不喜欢充满可能性的我。

我都很久没来上学了,她第一个点的就是我。

要是我说“不知道”,中安肯定要回答“连这都不知道,怎么能在社会上生存下去啊”。

真是个可怜的女人。惨不忍睹。

虽然配合能缓解她的压力,但这让我很生气。而且抵抗是徒劳的。

“我不知道。”就在我准备开口说话的瞬间。

“什么? ”

折好的纸片飞了过来。

旁边的男生好像叫佐久间龙之介。

我记得他是个受霸凌的学生。

我拆开确认。

里面是中安让我回答的题目答案。

我大声朗读。

“ ……答对了。”

中安非常懊恼地沉着脸。

她也不傻,很快就察觉到是佐久间干的。

“那么,佐久间? 你明白这个问题吗? ”

不用猜,我也知道是难度更大的题目。

因为我连累了别人……低下头的下一瞬间,

『超难题对答如流的佐久间』

什么? 骗人吧? 佐久间是这么聪明的家伙?

不知不觉间,我开始关注他。

下课后,我悄悄跟踪被三井叫走的佐久间。

我看到了令人震惊的景象。

他毫不费力地打倒了七个男生。彻底碾压。

好、好厉害……!

我意识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情正在萌芽。

这大概是异性相吸。

我对佐久间的一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第8话

放学后。

我跟着班主任中安老师来到学生指导室。

为了报告被三井欺负的事情。

当我用电脑播放完魔法录制的影像后,中安老师不耐烦地开口。

“ … … 给我看这样的影像,你想干什么? ”

“我想干什么? ”

“佐久间。我以前不是说过要好好相处吗?居然还偷拍… … 请不要再为难老师了。”

“请等一下哟。三井都拿出了多用途刀。看到这,还能『好好相处』吗? ”

我在异世界转世之前就报告过被霸凌一事。

但她对我置若罔闻。

到头来就是一句『好好相处』。她真的是个老师吗?不履行职责就算了,怠惰也是有限度的吧。

“我很忙。每天加班到深夜,还没有津贴。休息日里还要无偿担任社团顾问。我都抽不出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都这样了还给我添堵?别开玩笑了!佐久间,你是想让我猝死吗? ”

我相信她的工作环境是艰苦的。她脸上的皱纹和斑点证明了这一点。

不可能不同情,但对被欺负的学生来说,教师是最后的救命稻草。学生的生命就掌握在教师手中。

“ … … 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 ”

”能快点结束吗?”

“为什么上课要点名几个星期没来上学的鸣川?老师知道她是个演员,没错吧?她需要记台词,根本没有时间预习或复习。这稍微动下想象力就能知道。我只能认为你这是骚扰。”

我有个同学叫鸣川凛,她是女演员。

如果有拍摄,几个星期,甚至一个月都不能上学。

我进入异世界转世前,就喜欢她的生活方式。

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耗费我的一生。

所以一直羡慕着她的野心和充满干劲的眼神。

同时她提醒过那些欺负我的人。

“女演员? 不就是玩玩而已嘛。少自以为是了… … 你居然说我在骚扰她?真敢说吶。我在教你们社会的艰难。相反,你应该感谢我。”

“ … … 请收回。”

“什么? ”

”收回你刚说的话。鸣川同学是认真对待演员事业的。居然说那不过是玩玩而已?别开玩笑了,中安。关于我的霸凌就算了。我自行解决。相反,现在,就在这!请收回刚才的言论。最重要的是,别在鸣川同学面前这么说——”

“喂,你生什么气?所以我才讨厌最近的小鬼,要是我结婚了,我早就不干这份工作了。”

中安老师似乎察觉到了危险,急忙离开了学生指导室。

完蛋。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只好收起存有被霸凌证据的电脑。

… … 啊。我就知道她不会改过自新的。

或者更确切地说,她不是教书的料。

撇开我不谈,为今后她带的学生着想,似乎有必要采取什么措施。

我这样想着,刚走出学生指导室,就碰到了满脸通红的鸣川。

第9话

佐久间和学生指导室外相遇的鸣川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对不起… …不,应该先道谢吧? ”

「道谢?」

“被中安点名的时候,不是你告诉我答案的吗? ”

“啊,那个啊… … ”

他无法回应是有原因的。

他只是在课堂上使用《导之魔眼》确认其效果。

《导之魔眼》是以体内的魔力为媒介来满足术者求知欲的技能。回答课堂问题变得很简单。

佐久间为了日后调查害死父母的肇事逃逸犯和被骗财产的去向,进行了试验。

”还有,我很高兴你为我生气”

鸣川一边撩起耳畔的光泽黑发,一边说着。

她看起来脸有些红。

(失误… … 没想到被偷听了。因为愤怒失去自我。竟然没有察觉到她的气息,这是一生的失误… … 覆水难收。既然都听到了,那也就没办法了。机不可失,正好交给她。)

佐久间翻了翻背包,拿出一本笔记本。

”如果你喜欢的话”

“这是… … ? ”

“我整理了一下鸣川同学落下的课程,附带考点分析,如果能作为参考就太好了。”

顺便说一句,这笔记是最强的。

用《导之魔眼》找出了鸣川凛因为摄影缺席的所有课程,用《未来视的魔眼》将所有涉及的考题全部归纳。

这是精心制作的结晶,最短的时间能拿到最高的分数。

本来需要几天以上的功夫,五分钟左右的《速记》就完成了。

(这种程度还凑合吧… …)

佐久间带着《异能》回到现实世界的那一天。他曾经发过誓。

那就是使用异世界获得的力量扮演好伪君子。

异世界转生后,他也瘫痪过一段时间。

偶然间轻而易举地得到力量,借用它轻松讨伐了魔王军。名声、地位和报酬渐涨。

不是自身有多优秀,而是自己拥有的力量万中无一。

他每天都在扪心自问,换成任何替代品是不是都一样吶。

他感到空虚。师傅对这样的佐久间说道。

“做个伪君子不就行了吗? ”

自己拥有的异能让别人快乐。

即使动机不纯,只要有人得救了,既是事实,也很真实。

无私的帮助和欲望的帮助有什么不同?结果都一样。

所以凭着为他人着想的大义尽情行使《异能》。

别有企图也没关系。把行使能力后能否让他人微笑作为判断标准吧。师傅教导佐久间。

收到笔记本的鸣川将其视为珍宝般抱在怀中说道。

“再次感谢。谢谢你,佐久间。我很开心。”

“如果你开心的话,我也是。”

两人之间的和谐气氛也只是暂时的。

”就是他打的你?友则? ”

包括三井在内的一些看起来不太友好的人出现了。

这是不和谐之音。这是破坏青春的不速之客。

“上次可真有你的,佐久间。做好心理准备吧。”

三井伸出舌头,朝下竖起大拇指。

看到这,佐久间不胜厌烦地叹了口气。

第10话

三井注意到鸣川。

“喂喂,明明拒绝了我的邀请,为什么还和佐久间一起回家?”

“我应该说过不喜欢纠缠不休的男人。”

被粗鲁男人包围的鸣川嘴上看似强硬,实则内心很害怕。

“哈! 一个女人,还蛮傲的嘛—— ”

三井伸手要来抓鸣川。

——啪!

佐久间握住他的手。

”不许碰她。”

“混蛋… … ! ”

三井血脉喷张,满脸通红。

“这次一定要把你那装清纯的脸弄花,让你永远记住我!”

佐久间他们被带到人迹罕至的空地上。他大致确认了一下状况。

(… …总共13人。2个拿着金属棒钝器。… … 是不是有点过了? 打到头部可是会死哦? 而且——)

“——鸣川同学,现在还来得及哦?不用担心我,你先跑吧… … ”

佐久间想让鸣川逃走,她没有同意。

不想让他一个人,所以也跟来了。

佐久间龙之介是成功讨伐企图毁灭异世界的魔王的男人。

无论人类多么团结攻击他,他也没有落败。

最后只有认同他。

“能不能别让我一遍又一遍地说同样的话。我不会抛弃关心我的人,不想成为那样的女人。”

鸣川那充满决心的眼神。

(看来你很坚决啊。其实应该用《转移魔法》强行疏散才对但是… … 我想尽量避免在别人面前使用魔法,最重要的是,我很高兴你能来。我会尊重你的意愿,同时不会让任何人碰你一根手指。)

“是吗… … 谢谢。”

佐久间传达感谢之后思考着。

接下来如何做。

在鸣川面前,尽可能地不用暴力。

如果给她造成精神创伤,会影响她的演艺事业。

这是他必须避免的局面。

他想起了师傅的教诲。

『听好了,龙。战斗不仅是扫平一切。如果能引导对方放弃,是最好的结果。这种情况下,最有效的办法是——』

佐久间观察13个对他们怀有敌意的人。

“单挑吧? ”

他看着那个双臂交叉、靠在大树上的男人。

年龄三十出头。有着大把胡子的肌肉大汉。

与佐久间眼神交汇的男子名叫松山茂。

他不仅有职业拳击手的经验,而且在格斗方面也取得了成果。

现在好像沦落成一个自己的手下挣面子的男性。

“哦,有趣? 为什么找我? ”

松山嘴角翘起,慢慢靠近佐久间。

”因为你是这里最强的。”

佐久间瞬间从众多男性中选出最强者。

三井无法掩饰惊讶。

(等一下! 他怎么知道松哥最厉害? 佐久间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

三井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嗖! ”

右直拳让人联想起他在职业生涯中的样子。

那是常人无法反应的速度。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会被瞬间击倒。

这也是拳击手被禁止打架的原因。

但是

——啪!

佐久间不但没有失去意识,反而牢牢地抓住对手的拳头。

与此同时,杀气足以吞没松山的意识,对他施加恐吓。

魔法名为《破》。

不用拳头和刀,单纯夺去意识的决胜手段。

如果对普通人全力使用《破》,可能会造成肉体和灵魂分离。

如果放到最低限度,

——砰!

松山一屁股坐在地上。

逆光的原因,佐久间仿佛全身漆黑。

使用《破》的证明——瞳孔会变成红色。两者相互辉映,让人产生邪神或鬼怪的威严感。

松山忍不住全身发抖。

「「「怎么可能? 」」」

《破》只用在了松山身上。

周围的男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发出困惑声。

(不妙。难道是力度还不够低?我应该是抑制到极限了… … 这时候该做的是)

佐久间一边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表演,一边对松山耳语。

“你能给那些没礼貌的狗戴上项圈,好生管教吗? 下次,如果它们想伤害我和鸣川小姐,你也要承担责任,明白吗? ”

“… … 哈,我们回去! ! ! ”

松山看到了超越人类的可怕的事情,颤抖着全身后退,命令他们离开。

恐惧占据了他的内心。

(… … 从来没听说过。他简直就是个怪物!这不是打架的问题,牵涉进来,连命都要丢!)

三井无法理解领袖的命令。

他走近松山。

“等一下,松哥,您怎么会对那种家伙… … ”

三井忍无可忍出声,松山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闭嘴,混账! 我杀了你喔! 待会要好好收拾你,做好心理准备吧。”

“痛! 为什么… … ”

三井不明白挨揍的原因,现在的他被人拖着走在路上。

因果报应完美诠释了这一幕。

第11话

【大月咲】

“咦… … 你这伤怎么搞的? 友则? ”

学校里看到男朋友的脸,我呆住了。

他的脸上全是淤青。

而且左眼还打上了医用眼罩。

“滚开! ”

友则没有理会我的担心,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

光是鼻青脸肿的他就已经让人惊讶了,然而更震惊的还在后头。

友则刚一坐下,佐久间就走了过来。

佐久间龙之介是我的前男友,也是我的初恋。

当然和他的交往还是在我是个老土女人的黑历史期间,一想起来就觉得恶心。

人的外表和行为意味着一切。

只要长得好看,男人就会靠近,同性也会嫉妒、羡慕你。

嫉妒是女人丑陋面的表现。如果有人不厌其烦地骚扰我,我一点也不觉得难受。

因为那是你嫉妒我的证据。反而更像是赐予我的勋章。

在不断磨练化妆技术、跟随潮流、注意言行举止之后,我在女子团体中排名徘徊在第一、二名。

这就是所谓的现充。当处于最底层的我也能一览众山小,看到的景象让我迷醉。

即使浑身缠绕刺头的气质,漂亮的同性也只能羡慕。哪怕是目中无人下发出嗲声,男人也只会竞相堕落。

地位带来的特权以及无与伦比的快感。

努力是有回报的。这句话虽然廉价却没有撒谎,我明白了这一点。

然后我开始讨厌那些不努力的人。不,更确切地说,我讨厌那些没有付出多大努力却能享受特权的人。

具体而言就是佐久间和鸣川凛。

我承认前者性格温柔。他曾保护我这个老土女人不被欺负。但是他太弱了。

和友则相遇之后,我才意识到龙之介是个多么低级的男人。

毫无疑问,我的心离开了龙之介,被才华横溢的强大男人——友则所吸引。

后者的鸣川外表堪称完美。与生俱来的美貌,还拥有女演员的才能。

神是残忍不公的。

她先天就摘取了报酬,而我只能通过刻苦努力才能得到。

令人沮丧的是鸣川的容貌美得我都无法竞争。

拥有纯净的视线和声音的她是实打实的美人。

友则满脑子幻想着她。他再也没看过我一眼。

我好恨。从一开始就拥有一切的女人——鸣川凛,我恨你。

所以我决定和集团分子一起骚扰他们。

她拒绝和我好好相处。我不在意。一匹孤狼翻得起什么大浪啊。

“不好意思,你能不能把从我这勒索的钱还回来? ”

龙之介在同学们面前这样告诉友则。

话音刚落,教室里到处起哄。

“他在找死。”有人低声说着。

我也有同样的感想。没有钱的人会被有钱的人剥削。

在小社会里学到的我在内心嘲笑。

然而,

“ … … 知道了。”

友则浑身颤抖着回答。

也许是出于心理作用,他看起来很怕龙之介。

骗人… …这怎么会?

“顺便问一下,你知道总金额吗? ”

“七万日元左右? ”

“什么? ”龙之介反问道。友则的肩膀剧烈起伏。

没错,他在害怕。

”从我这拿走的钱是十七万日元吧? 有问题没? ”

“没,我知道了… … ! 我还给你,我会还给你的! ”

看到这的我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什么… … 或许被恐吓了?

一夜之间立场颠倒的景象让人哑然无语。

而且,

“早上好,佐久间。今天中午要去采购部吗? ”

“早上好,鸣川同学。嗯,为什么这么问? ”

”呃,饭菜做多了,那个,可以的话, 不妨尝一下我的便当? ”

“哦,可以吗? 我很开心,谢谢! ”

不知为何,鸣川和龙之介变得很亲密。

看到那一幕的瞬间,我的心中萌生了乌黑的情感。

——全部毁掉。

我决定在午休时把鸣川叫去女厕所。

第12话

【鸣川凛】

“ … … 你想干什么? ”

被叫到女厕所的我被大月咲质问。

“干什么? ”

“别装傻了! 你给龙之介做了便当? 你… … 喜欢那种土里土气的男人? ”

大月带着嫌恶的笑容。她的追随者们也咯咯直笑。坦白地说,我觉得恶心。

“呵呵,你真没眼光。”

“哈!? ”

“我记得大月和佐久间交往过吧? ”

我知道她是佐久间的青梅竹马。他们上初中时谈过。

因为三井友则经常提起。

“什么? 你是想说和那种家伙交往过的我没有看男人的眼光? 你今天的胆量可真不小吶。”

“哈? 你弄错了。”

“那是什么意思? ”

“我想说的是你竟然会放弃那么好的男人。”

“佐久间是个好男人? 噗,啊哈哈! ”

捧腹大笑的大月和搅屎棍们。

这是什么反应。我觉得我才想笑。

“他确实是个好男人。”

“你真是个孩子,不明白也正常吧。说到底,我和你生活的世界不一样。”

就因为她们瞧不起佐久间,我竟然顶嘴了。

啊,啊,搞砸了。

明明我处在劣势。

但听到别人说他坏话,我心里格外不舒服。

呵呵。我以前对异性不感兴趣,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变化。

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温暖的感情。

大概是对佐久间一见钟情了吧。

我也沦落成一个廉价的女人。

看到他温柔又帅气的样子就爱上他了。

但是,这种温暖的感情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头上被淋了冷水。

抬头一看,一个女学生手里拿着空桶。

… … 是啊。说这话的我就像个孩子。

我怀着复杂而冰冷的情绪,透过湿漉漉的头发缝隙瞪着大月。

与此同时,上课铃响了。

”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 ”

“什么? 不快点回去,上课要迟到了。”

“你不会喜欢佐久间吧? 算了,就算有,我也会尽全力击倒他的。”

都宣战了,还问这种愚蠢的问题吗?

毫无疑问,大月被三井吸引了。正因为她想让我颜面扫地,所以才会受到这样的骚扰。

“请自便。像他这样的男人,你不是可以瞬杀吗? ”

确认大月和佐久间再无瓜葛的我,转身离去。

“怎么样?在我看来,你没有被攻破… … 一番苦心下,明明想看到你的愤怒。”

??

【佐久间龙之介】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上课的铃声响起的时候,鸣川她们还没有回教室。

明明部分学生没有回来,中安老师还能自顾自的上课让我越来越不满时,

——噶啦嘎啦。

我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

赶紧确认的我看到了难以理解的场景。

鸣川她全身湿透。

“对不起,老师。我们玩水耽搁了。”

说着走进教室的是身穿体操服的女学生们。

只有归宅部的鸣川的校服是湿的。

啊啊,果然不够吶。

暴力冲昏了我的头脑。

第13话

“你们迟到了,快回座位。”

“什么? ”

听到中安老师的指示,我忍不住发出疯狂的质疑声。

明明看到骚扰事件,老师却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恐怕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那张脸,作为教师她失格了。她转过身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上课,慵懒至极。

班上的女生集体迟到后居然穿体操服上课?

… …给我查一下啊。

当确信无法依靠中安老师的我,发动了《导之魔眼》。

果不其然,鸣川被大月咲她们泼了水。

最糟心的是,她们换上体操服,假装玩水的样子。

回到教室的所有人中只有鸣川全身湿透,显然是其他人提前准备了体操服。

今天没有体育课,而且她们都是运动部成员,只有回家部的鸣川没有带替换衣服。

邻桌的鸣川刚入座,我立即站了起来。

“没关系的,佐久间君。这不算什么。如果对小孩子的行为吹毛求疵,你会疯的哟?”

鸣川紧紧握住我的手腕,阻止我。

多么坚强而美丽的女性。

同时也是个惹人怜的少女。

因为那双手在发抖。

“喂,佐久间,你站起来干什么!?上课了!给我坐下! ”

得知真相的我只觉得恶心。

中安老师不再掩饰反而歇斯底里地怒吼着提醒我。

为什么对我比学生的迟到更生气?她的内心真的是一片漆黑。

“佐久间君,谢谢你站起来,已经做得够多了。”

鸣川勉强挤出的笑容里充满了难以接受的悲痛。

我此时放弃追问,

但是我会给你一个正式的交代。

??

下课后。

我把咲叫到学校屋顶。

追问鸣川的事情。

现在我对她抛弃我以及参与三井的虐待行为没有了感觉。

但是,有必要整治那些只会阻碍追梦者的人。

“你把我叫这里干什么?难道打算向我告白?话说在前头,我可没打算和你复合。不过要是和你交往,说不定能看到某人懊悔的脸。”

现在的咲已经无药可救。

我想办法咽下喉咙边的话语,直入正题。

“ … … 你为什么泼水到鸣川身上? ”

“哈? 啊? 你在说什么? 我不是说过她玩水弄湿的吗? 怎么? 你怀疑我? 因爱生恨请适可而止!”

咲有两大罪。

一个是沉迷于化妆和打扮,沉溺于取悦男人。

另一种是嫉妒别人的天赋。

说实话,我对前者有责任。

正因为如此,我才想让她醒过来。

人不可貌相。我爱上的咲以前很温柔。

虽然嘴上不留情面,但还没到动真格的时候。

如果她继续像三井一样执迷不悟做小动作,我可是会让她哭着睡觉的。

“你不打算为抛弃我、和三井君一起虐待我、对鸣川的骚扰道歉吗? ”

“什么?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说起来反而是你好像用了卑鄙的手段。”

“卑鄙的手段?”

我不记得我有这么做。

“你肯定是不堪忍受友则他们的欺负,背地里锻炼了吧?我不知道经过,但他被揍成那样,你真是个混蛋。”

看来咲以为三井脸上的伤是我造成的。

“如果你认为我在骚扰鸣川,那就拿出证据来,证据啊!可惜,你做不到。”

咲留下这句话,离开了屋顶。

显然,她不是那种会听话的人。

??

走进办公室,我来到忧心忡忡的中安老师身边。

她一直在那“哎… …哎”的叹气。

她没有资格教书。我没有审判他人的权力,作为她的学生,我继续扮演着伪善者。

”为什么不确认发生了什么? ”

“什么? 对不起,我年纪大了。耳朵不好,听不见。”

老师故意把手放在耳朵边。

我为了让她听见,在她耳边大声说道。

“为什么回到教室的鸣川全身湿透,你不去了解实情?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突然变成大音量,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更何况是暗藏霸凌这类敏感发言。

“喂,佐久间! 你在想什么! 这里是办公室!? 大声嚷嚷什么? ”

中安老师的目光躲闪着。

回避自己不想处理的事情,对不利的事情却很敏感。

”让我直截了当地说”

中安似乎察觉到我接下来要说什么,她慌张地阻止我,

“啊,好吧! 我听到了,我听进去啦! 所以现在闭上你的嘴! ”

反正只是带着她去学生指导室,假装教训一番,对吧?

上次的视频不也是直接扔进回收站?

之后你有行动?对你抱有期待的我使用《导之魔眼》只看到你将证据毁灭,你知道我的心情吗?

客气地说,我对你很失望。

“鸣川被大月她们骚扰,能想办法解决吗?”

我以刚才同样的音量告诉她事实。

这次一定要把中安老师逼到不得不采取行动的境地。

但是做到这种地步后,我的期望还是落空了。

一周的时间过去。

中安老师叫来小咲,说了些什么之后,一番演技以及装作和好。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顺利,但背地里的骚扰依然没有停过。

我决定施展魔法。

既然说了不听,而对女性动手违反原则。那我就让她们在精神上得到教训。

我使用了一种最凶残的魔眼——《恶梦魔眼》。

对象自然是咲和中安老师。

待续2021.2.3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7-24 15:13:29,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EK社长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17捐助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