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试阅】最弱辅助职「话术士」且个性恶劣的我,将统领世界最强家族 2

序章【试阅】

“无论做出怎样的牺牲……我绝对要成为最强的探索者……”

在化为焦土的城市我重复说着这样的誓言。怀里的祖父已经断气了,笑不出声也说不出话。和祖父在一起的回忆如滚滚潮水涌来,又化作颗颗泡沫消失。

不知过去了多久。初升的太阳开始刺痛着我的眼睛,强风卷起灰尘和砂砾鞭打着我的脸庞。我将祖父轻轻放下,站了起来。

“都没了……”

唯一的亲人祖父死了,居住的城市化为废墟。环顾四周,明明是那么的痛苦,那么的悲伤,却不可思议地觉得心平气和。脑袋冷静地工作着。

“这就是【话术士】的职能特性吗?……”

职能不仅意味着可使用超常力量——技能,还能修正身体属性值,各有特点并给予相应的抗性。【话术士】是对精神异常有抗性,能抵抗敌人的精神攻击,更容易保持内心的平静。

“没想到会有感谢这个职能的一天呢!”

我不禁自嘲起来。我身上的职能——【话术士】是支援职。虽然拥有强大的支援能力,但与其他战斗职比起来,自卫手段少得可怜,极容易在战场殒命,因此被评价为探索者最弱的职能。我一直梦想着成为祖父那样的探索者,却因为这个职能,时刻被劣等感折磨着。

但是,我没有放弃。我拜前英雄的祖父为师,从他那学到了即使【话术士】也能战斗的技巧。格斗术、兵法以及恶魔的知识。它们既是探索者的死敌同样也是猎物,它们是来自魔界的侵略者。我现在的实力与中级探索者不相上下。

“就算是这样……”

这座城市变成恶魔的活动领域。我帮不上祖父,我成了累赘。所以,祖父要单独挑战进化后的领主恶魔。

如果我不是【话术士】而是其他战斗职,能帮到祖父吗?……不,还是不行吧。我的职能等级是C级。对能与EX级别的祖父一较高低的领主恶魔来说就像蝼蚁一般。

“真是够远的啊……”

我要成为最强的誓言绝对没有作假。但是,这是一条遥远而艰难的道路。更不用说我的职能【话术士】。到底怎么做才能让【话术士】成为最强探索者呢……。开动脑筋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件事。

“……不见了?”

本该有的东西。没有了。一个是祖父的专用战斧。另一个是领主的尸体。

“不可能!到底去哪了?”

我急得到处寻找着,怎么都没找到战斧。恶魔尸横遍野,也看不到疑似领主恶魔的尸身。

“怎么可能……”

我呆住了抱作一团。想要将深渊净化,必须讨伐核心恶魔。即便城市没有救下来,但这片地区还是被净化了。也就是说,领主应该被祖父杀死了才对。

“难道只是打伤了?”

讨厌的念头在脑海闪过,脊背发凉。但是,我只能想到这个。恐怕是领主恶魔在和祖父战斗时身负重伤,即将被杀死前逃回了魔界。

“最糟糕的结局……”

就像人类可以通过战斗变强一样,恶魔也能随着战斗经验的积累而进化。与祖父——曾经的不灭恶鬼战斗后的领主今后会成长到什么样的程度,光是想象就令人窒息……。

惨剧发生后的一个月里,我带上幸存下来的佣人在其他城市生活。我利用祖父的遗产租下大房子经营公司。

我并没有忘记成为最强探索者的梦想。当事业走上正轨,我会将一切托付给佣人,独自前往这个国家——维尔南特帝国的帝都埃特莱。

想注册探索者必须成年。现在我才14岁。还有近一年的时间。在持续探索者训练的同时,与佣人一起创业。

我家之前经营酒业颇有名气。如今失去了酿酒厂和田地,重建需要时间。因此,我们决定开一家酒业咨询公司,贩卖造酒和营销的诀窍。

在我的全力以赴下,事业蒸蒸日上。与此同时,酿酒厂的重建和新品种的开发也徐徐推进中。

当我出发时,它已经成为只靠佣人管理也能存活下去的公司了。即便拥有基本知识,但作为经营公司的菜鸟,我做得足够出色。看来,我有人事调动、运营公司的天赋。当我察觉到时,感觉答案已经出来了。

直到有一天,帝都的探索者协会派来一位检察官。

“初次见面。我是探索者协会的3号检察官、哈罗德·庚金斯。请多多关照。”

穿着黑色燕尾服的老人,在宅邸的玄关处表明身份。探索者协会的检察官是探索者的正规组织——家族的引导者。

自称哈罗德的老人大约70岁。眼睛和满胡子的嘴角看起来很柔和,有种和善老爷爷的感觉。但是个子很高,明明都一把年纪了,腰板挺得很直。身形透过燕尾服,能看出久经锻炼。他还随身携带了两支手枪。

探索者是人们憧憬的偶像,同时也是以暴力自居的野蛮人。作为监察他们的官员必须要有足够的魄力。

祖父曾经说过,检察官至少是A级。镇压和抹杀违反规则的家族也是他们的工作。眼前的哈罗德看上去也是猛士之一。

我将哈罗德和像跟班的男人带进客厅。

“协会检察官找我有事吗?”

作为惨剧的幸存者代表,我把所有能对宪兵团说的话全说了。我坐在沙发上思考着,哈罗德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桌上。照片里有一个人形恶魔。白色甲胄状的甲壳覆盖其全身,额头上有两只角。手里还拿着我熟悉的巨大战斧。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认出了真面目。

图片[11]-【序章试阅】最弱辅助职「话术士」且个性恶劣的我,将统领世界最强家族 2

“这是由新款投影机拍摄的领主。根据他手持的战斧可以百分之百判断就是他毁灭了你所住城市。”

“……什么时候拍的?”

“几天前。协会的调查员将它拍了下来。大家族夜之热狂前去讨伐,结果全军覆没。无一人生还。”

“喔,那个夜之热狂……”

夜之热狂在帝都也是屈指可数的家族,据说其实力可以与被皇帝认可的能享有各种特权的家族——七星匹敌。

“你好像并不怎么惊讶啊?”

“已经适应了。正如传言那样,它居然还活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震惊呢。然后这个领主被杀死了吗?”

“没有。当夜之热狂覆灭后,七星中的一等星霸龙队立即赶到现场。那个领主已经返回魔界了。”

“又回去了?”

强大的恶魔降临现世需要超高密度的魔素。多次往返现世和魔界更是难上加难。而且我不明白他返回的理由。

“据说恶魔侵略现世是无法抗拒其本能。”

哈罗德的表情很微妙。

“因此不仅是下位的恶魔,高位的恶魔也会降临现世。然而这个恶魔不是本能,而是根据自己的意志行动。于是我们决定重启调查。”

我明白他的意思。简言之,就是认为我隐瞒了实情。

“不好意思,能说的我都说了。没有隐瞒任何事实。”

“我没有怀疑你之前提供的情报的真实性。但是,事态很严重。这个领主经历了两次与人类的战斗。对手是不灭恶鬼和夜之热狂。它极有可能以这些战斗经验为食粮,晋升成密度13里的——『冥狱十王』。你应该知道冥狱十王有多可怕。当初杀死其中一柱的就是你祖父所属的家族——血刃联盟。”

冥狱十王是指密度13的领主们。有史以来,人类确认的数量有十个。十位冥王。每一个都拥有足以毁灭现世的强大力量。

第一界·骸界的苓波

第二界·爱蚀的芙兰茜斯卡

第三界·星喰的卜璐通

第四界·禁咒的斯特克斯

第五界·黑死的德忒

第六界·伪神的佛特斯

第七界·凶饥的弗莱杰通克

第八界·混沌的玛莱波尔婕

第九界·银鳞的栝库托斯

第十界·炎狱的布尔伽特里欧

冥狱十王的力量犹如神话世界的再现。力量强大到普通领主所需的数百倍魔素,一旦降临进入现世,就会给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的灾难。必须竭尽全力将其驱逐回魔界。

人类历史上,冥狱十王最后一次出现在这片土地上是数十年前。足以覆盖天空的巨龙——银鳞栝kuò库托斯现界的瞬间就摧毁了三个国家。

帝国所有人都绝望了。但是祖父所属的血刃联盟却创造了奇迹。有史以来第一次成功杀死了冥狱十王。

听说是一场和死神跳华尔兹的战斗,其艰险难以描述。祖父多次告诉我,单纯因为运气好才获胜的。我依然记得他那脸上的恐惧神情。

“任何信息都可以。有什么能想起来的吗?”

没有,我摇了摇头。

“要是知道的话,我早就告诉你了。”

“你的话让人无法相信。”

坐在哈罗德旁边的男人用粗暴的语气插嘴道。

“说到底你是那个不灭恶鬼的孙子。为达目的,什么手段都会使用。”

“那你说我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复仇。”

男人厌恶地说道。

“你故意隐瞒领主情报就是为了复仇吧?身为最弱的话术士,你没有那种力量。但是,有钱就能雇佣探索者。你新开展的生意好像赚了不少钱,你打算用那笔钱做什么?”

面对男人严苛的质问,我只能苦笑。

真是天大的误会。但也不是完全偏离目标,真让人困扰啊。我的座右铭是千倍奉还。我确实想为祖父报仇,可是我没有谎报信息,然而我现在百口莫辩。

“哼。真是卑鄙。这种人被认为是我的同类,我感到遗憾,甚至是侮辱。你给我注意点分寸啊,明明就是个半吊子探索者。”

“你说什么!!”

哈罗德抓住激动得站起身来的男子。

“冷静点,没有必要发起无谓的争吵!”

“但是,哈罗德先生!如果这个小鬼没有隐瞒实情,也许夜之热狂就不会全军覆没了!”

“闭嘴!没有第二次了!”

“咕……”

被哈罗德瞪了一眼的男子,悔恨地咬住嘴唇不再吭声。

“抱歉。因为他是夜之热狂的代理人,所以很难在这件事上保持冷静。”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哈哈哈,说的没错。”

但是,哈罗德眯起了眼睛。

“半吊子探索者这句话让人忍无可忍。是不是半吊子,你大可以来试试喔?”

被饱含怒气的视线直视着,我缩了缩肩膀。

“对不起。说过头了。但是,是你们先无理试探的吧?就会说些挖苦人的话。”

我没有胆怯。就像祖父说的那样,人一旦被小看就完了。我用言语嘲笑着他们,哈罗德露出苦笑。

“这种地方和你祖父一模一样啊!”

“什么意思?”

“我是你祖父所属的血刃联盟的代理人。”

“您?”

“是的。我和你祖父关系很好。那个已不复存在的家族非常棒喔!”

哈罗德像是怀念过去一样,从上衣的胸前口袋里取出香烟盒。

“可以抽烟吗?”

“虽然我很想说……这间房禁烟,但是看在祖父的面子上就原谅你了。”

得到我同意的哈罗德点起香烟。

“……回归正题吧。为什么要创业?你才14岁。幸好成功了,你就没考虑失败的情况吗?这是非常冒险的选择。有了你祖父留下的财产,即使不努力也可以安享一生吧。”

“那也是只有我一人吧。但是,为了佣人他们今后的生活,我要利用祖父的遗产创办公司。”

“为了佣人?……抱歉,我觉得你不像是这种人。”

“和人格无关。这是主人的义务。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原来如此,哈罗德颇感兴趣地笑了。

“想法不错,还是不觉得啊。”

“也是吶。所以,我会隐退。这样一来,你们总该相信吧。我讨厌被深不可测的协会盯上。”

真令人火大,但要是被协会因不存在的问题追究不是上上策。这里应该放手。现阶段托付给佣人有点不放心,但是因为我的存在给他们的未来带来负面影响,就是本末倒置了。就算我立即离开,只要从祖父的遗产中多拿出一些运营资金,总是能度过难关的。

“你不会后悔吧?”

哈罗德试探地看着我,我哼了一声笑道。

“怎么可能。聊天到此结束。事情办完的话,就赶快离开!”

“我知道了。我就信你这一回。”

哈罗德站起来,同行的男子慌了手脚。

“你相信这小鬼说的话吗?”

“是的,我要回帝都了。不要给我丢脸!”

男子想向哈罗德提出意见,但被他锐利的眼光盯着,什么也没说出来。

“那么,打扰了。衷心为你祖父布兰顿祈求冥福。”

哈罗德和男子走向客厅大门。看着他们的背影,我说了一句。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请好生记住我的脸。”

我对回头的两人宣言。

“我才是最强的探索者!”

书单-EK汉化
书单-EK汉化
emiyakaito的头像-EK汉化钻石捐助人12个月前
0170919
温馨提示: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7-12 21:37:53,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EK社长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19捐助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